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殿前议事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殿前议事

时间:2018-06-05 望着坐在主位上的两个绝色女子,即便是出身冰血鬼族的鲁图先,心情不免有些轻微的波动。   堂上的她们一个英姿勃发,一个娇柔温宛;一个美艳绝世,一个秀丽无匹,有一点她们是相同的,她们每个人都是已为人妇的装束,梳着代表妇人的盘龙飞凤髻,光可鑒人的油亮秀髮精巧地挽在脑后,上面只是简单的横插着一根雕功精细的玉簪,越发衬托出两个人娇颜如玉,美艳不可方物。如果是识货的行家自是可一眼看出,她们头上的这两根玉簪来历非同寻常,只有大陆上最顶尖的玉匠师才有这样的手艺。   于凤舞那双又黑又亮的美眸轻转,看了一下旁边的晨月,见到她正在沉思之中,便轻启朱唇,柔声问道:「三妹,想到什么了?」因为按照年龄来算,晨月刚好排在柳琴儿的后面,位列第三,所以于凤舞叫她三妹,而府中的人则称其为三夫人或者是月夫人。   听到于凤舞的问话,晨月展颜一笑,有如空谷幽兰当月怒放,然后用她一贯的柔美之音说道:「大姐,鲁先生的情报很有意思。」   「哦,怎么讲?」于凤舞颇感兴趣地问道。鲁图先则心下一凛,顿时整个的精神都集中起来。   晨月先是看了看鲁图先,然后转首对着于凤舞嗔笑道:「好个大姐,其实你已经看出来了,为什么还要让小妹我出丑呢?」   「你说来听听。」于凤舞并没有否认晨月的话,只是含笑看了看有些不安的鲁图先。不知道这两个女人从什么地方看出毛病来,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的鲁图先自然会感到有些意外。   「大姐有命,小妹怎敢不从!」晨月看似玩笑的话,也是对于凤舞表明自己的心迹,在场的都是心计超凡的人,自然听得出弦外之音。   「虽然我方派出的那一组眼线都确定了开平山庄是他们的藏人之处,甚至连那些神秘的人物转移的时间地点都列了出来。但这样的情报也太详细了点,而且据我手头的资料看来,开平山庄是一个地势险要易进难出的地方,尤那亚经常举行一些规模不大,但等级很高的聚会,他会把有利用价值的人藏在那里,实在是难以想像。假如我们的人如果冒然进去的话,根本无法展开力量的。」   「很明显,对方在故布疑阵,引我们上钩。」晨月的总结简单扼要,但却让于凤舞含笑点头,鲁图先的面色微变,他已经悟出了此间的关节,问题在于他刚才太急着向于凤舞汇报自己的成果,忘记了再仔细去分析一下。   「鲁先生也别介意,」晨月笑笑道,「我知道多一点,是因为我的手下伙计早已把开平山庄的情况向我报告过,两下一对照,我才知道这其中有可疑之处。」   鲁图先苦笑一声,「三夫人不要这么说,卑职知道自己不能和三夫人相比,这次没有仔细查实就报上来,实在过于大意疏漏了。」   于凤舞暗暗点头,鲁图先能很快明白到自己的失误,而且坦诚地承认,就一点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鲁先生过奖了,我只不过是仗着多知道一些东西而已。倒是大姐她能一下子看出其中的问题,真是让人佩服啊!」   于凤舞对于晨月的这一番话,并没有表示什么,而是对鲁图先说道:「请鲁先生密切注意这些眼线,暂时先不要动他们。那些神秘的杀手一定是和尤那亚有关係的,而要找到已经失蹤的公孙大娘,说不得还要用到他们呢。」   「卑职知道了!」   鲁图先心领神会地领命,他已经明白于凤舞的意思了,对方能收买这些家伙,自然自己也可以将计就计,好好利用他们一番。要提供假的情报,也要有一定的依据,而且可以从这些人的手段和目的分析出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   于凤舞满意地颔首,有像鲁图先这样机敏能干的部下,真是一大幸事。她叫住了想要起身告退的鲁图先,想了想问道:「方纔天龙他派人急急忙忙找到鲁先生为的是什么事情啊?」   鲁图先马上回道:「大人是要卑职查出府里的哪些人偷偷在和外人接触,把大人将抓获的刺客释放的消息传递出去。」   见于凤舞点头不语,鲁图先便起身告退离去了。   一见鲁图先离开,于凤舞便对晨月道:「天龙倒也聪明,知道趁机查出内奸,整顿府里的人员。」   晨月轻笑一声,回道:「我们的夫君大人果然很有一套,能想出这样一举两得的妙计来。将天河的正统传人放到青州去,一定会在那些叛军中间产生裂缝的。」   对于晨月能如此快的看穿整个计划没有丝毫的惊讶,于凤舞仪态优雅地喝了一口香茗,微笑道:「他哪里只是一举两得啊,加上那个妙人儿,他的收穫极丰啊!」   一谈到这件事,晨月的明眸立时一亮,道:「大姐啊,听说她的手艺是一绝,真的有那么好吗?」   于凤舞肯定地点点头,应道:「我从来没有尝到过比她弄得更好的糕点了。」既然连于凤舞都这样说,晨月知道柳琴儿她们告诉自己的绝非虚假,这更加增添了她对绾贞的兴趣。   看到晨月无限嚮往的样子,于凤舞不禁笑道:「她现在已经在我们府里了,还怕没有机会尝到吗?」   晨月笑道:「说的也是。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得也要跟她学一两手。据说要管住男人的话,首先是要管住他的胃口。」看到晨月那煞有介事的样子,于凤舞不禁莞尔一笑。   笑容一敛,于凤舞摇摇螓首又道:「只是天龙这样的做法总是有些不够光明正大,可能会落入胁迫弱流的口实……」其实她这已经是很留分寸了,真正说起来,像叶天龙这种做法应该算是乘人之危的恶劣手段了。   晨月却是不以为然地应道:「我倒觉得天龙这样做很正常,凡事都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他就不是我们的夫君了。」   于凤舞不禁微微一愣,晨月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握住了叶天龙的作风,对他有了相当深刻的了解和认同,这对叶天龙来说,固然是一大力助,但于凤舞深知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人,不在乎外人的看法,不喜欢受到限制,毫无顾忌率性而为,如果再加上晨月这样心智超人势力庞大的女人在身边推波助澜,却不加以规劝的话,以后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叶天龙刚刚从石义信的办公室出来,龙灵儿便匆匆进来,兴奋地说道:「叶大哥,都抓到了,一共是五个人,一个千骑,四个百骑。」然后她凑近叶天龙的身边低声道:「我查了一下,有两个还是吉里曼斯的人。」   叶天龙大喜道:「不错,干得不错!」他知道龙灵儿查出来的绝对可信,没有一个家伙能在龙灵儿的面前保住心中的秘密。   「那现在怎么处理他们?」龙灵儿迟疑地说道,「都把他们处决了吗?」   叶天龙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他摇摇头,对龙灵儿说道:「你先把他们全部关起来,等压搾出所有的情报之后,再做处理。这件事就由你全权处理了。」   龙灵儿点头道:「我明白了,就交给我吧!」然后笑问道:「叶大哥,我帮你做了这件事,你有什么奖赏吗?」   叶天龙含笑道:「好,你要什么样的奖赏我都会答应的。」   龙灵儿高兴地说道:「那我们今天晚上再一起去找大姐吧。」   对于龙灵儿提出的这样一个香艳的要求,叶天龙也不禁愕了一愕,随即哈哈大笑道:「你这样动人的要求叫我如何拒绝,不过今晚你的动作一定要快点,不然的话,若是被你的琴姐姐她们得了先手,可不能说是我背约喔!」   龙灵儿没好气的白了这个好色的男人一眼,随即也忍俊不住,笑了出来。   望着龙灵儿轻快地走出了大堂,叶天龙好笑地摇摇头,这个龙族的美少女真是很有意思,但不可否认她对自己很有帮助。但没有容他再想下去,一个府卫进来打断了他的思路,安德列三世紧急召见廷议。   叶天龙心中暗笑一声:「他们的动作真快啊!」他马上带齐一众护卫往无忧宫驰去。   踏进无忧宫的小议事厅,果然不出所料,尤那亚和吉里曼斯都在,还有其他法斯特帝国的其他重要大臣,让叶天龙感到意外的就是马上要作新郎的二太子文冶达居然也会出席这样的廷议。   安德列三世看到叶天龙后,脸色一沉,不悦地说道:「听说你把抓到了那个数次刺杀我国重臣的天河刺客?」   叶天龙点点头,施礼道:「是的!」   「那人呢?」安德列三世声音提高了,「快将他带过来!」   叶天龙恭恭敬敬地施礼道:「尊贵的陛下,臣下已经把他放掉了。」   「什么?」安德列三世几乎从位子上跳起来,「你竟然真的把他放了?!」   对叶天龙的回答感到震惊的不止是皇帝一个人,尤那亚、吉里曼斯以及文冶达都是大吃一惊。他们没有料到叶天龙会这么乾脆的回答安德列三世,私自释放如此重要的刺客,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尤那亚以为叶天龙至少会闪烁其辞,找借口来搪塞安德列三世,所以他都已经準备好了应对的法子,岂料叶天龙却是爽快地把事情承认下来了,真叫他有一种白费心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拳全力击出,不想却打了一个空一样。   吉里曼斯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缓缓地说道:「这么说来,三殿下的情报是完全正确的,只是东督大人为什么要将这么重要的人犯给私自放掉了呢,我想应该是有重要原因的吧?   据我所知,这个刺客可是会对帝国产生严重危害的。」   听到吉里曼斯这样的话,尤那亚固然在心中大骂,就连文冶达也暗暗叫道:「真是一只老狐狸。」因为看起来好像吉里曼斯是在为叶天龙说话,但实际上却是一箭双鵰。他将尤那亚点了出来,无疑在告诉叶天龙,要对付他的人是尤那亚,而且暗暗点出了有尤那亚的人在叶天龙身边,先卖一个人情给叶天龙,然后有把事件的严重性讲出来,又借皇帝将了叶天龙一军,即使安德列三世有心想要替叶天龙开脱罪责,也要有相当充足的理由才可以。   叶天龙自然看出这其中的花巧,他朝盛怒之中的安德列三世躬身道:「陛下,臣下当然是有充分理由的。」   安德列三世怒哼了一声,压下心头的怒气,盯着叶天龙不发一言。   文冶达冷笑一声,道:「叶大人想用什么样的理由啊?听说是那个让叶大人神魂颠倒的女人到了东督府以后,刺客就被放掉了。」   叶天龙看了一眼有些得意洋洋的文冶达,和声问道:「二殿下是如何得知这件事情的,莫非二殿下当时也在东督府吗?不然的话,怎么说起来如同亲眼所见?」   文冶达一窒,不悦地说道:「只是听说而已,我哪有时间去管你们东督府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听说而已!」叶天龙微微一笑,「道听途说的事情,往往是人们想像力丰富的表现。」   没有想到这个行为举止带着流氓风气的好色男人居然会有这样的口才,文冶达有些挂不住了,怒哼了一声,正待要反驳的时候,尤那亚在一边轻轻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他们两个人的话题。   「叶大人,我已经有明确的证据,现在那个叫绾贞的女人还留在你的府第,而且是你带着那个女人去看了刺客,之后就将天河的刺客送出了艾司尼亚。」   尤那亚见吉里曼斯已经抖出了他的事情,就乾脆十分坦白地向叶天龙发难了。   自从倩公主把叶天龙和绾贞的事情弄出一个大新闻之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安德列三世也是相当的了解,这时他摇摇头,对叶天龙说道:「天龙,你如果真的是为了那个女人的缘故,就坦白地说出来,不要再找什么借口了!」   见到安德列三世这样口气,尤那亚不禁有些发急了,皇帝似乎是有减轻叶天龙罪名的想法,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文冶达和吉里曼斯也感到十分意外,安德列三世对叶天龙的态度实在让他们难以理解。   「陛下!……」尤那亚、文冶达和吉里曼斯三人同时张口。   安德列三世摆摆手没有让他们继续说下去,他轻轻歎息了一声,目现神光,有力地说道:「你们的心思我都知道,如果天龙真的是有错,我绝不姑息的!但我希望你们能同心协力,帝国以后还不是由你们来管理吗?」   此言一出,非但尤那亚三人大感惶然,面面相觑,连叶天龙也感到相当震惊,莫非安德列三世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吗?   议事厅里一时寂静下来,每个人都在心中想着自己的心事,可以说安德列三世这一番话带给他们的冲击是相当大的。   过了一会儿,叶天龙才开口说道:「陛下,我之所以将那个刺客释放,是经过反覆思考的,也经过一番讨论了。」   安德列三世的眼睛一亮,他从叶天龙的话中听出他的没有说出来的一层,这件事他是和于凤舞商议过的,那么叶天龙这样做,一定是有其特别的用意。而尤那亚他们也是明眼人,自然也听得出这样的含义,他们也不禁暗暗竖起了耳朵。   叶天龙见到自己的话达到了目的,便满意地一笑,续道:「现在青州发生的叛乱是打着天河的旗号,而这个刺客就是天河的后人,原天河王的儿子。」   文冶达忍不住插嘴道:「既然是这样,更不能将他放掉了!如此重要的人质怎么不好好利用呢?」他的话也是其他人的想法,但其他人比较聪明,既然于凤舞想出这样的做法,一定有其巧妙之处,冒然开口,不是显得自己太没有水平了?这也是于凤舞的名头所至,如果说换作一般的人,早被骂个半死了。   叶天龙微微一笑,沉稳有力地说道:「青州的叛乱之所以闹得这么大,叛军的实力强大,其原因在于他们各路人马的团结,因为他们有一个盼望,如果能够做到最好的话,可能会成为天河的救星,甚至登上天河的王位,而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天河的正统后人,自然要将权力交在他的手上,即便是他不想这样做,有关利益的人士一定会全力以赴推动这样的进程。」   「而根据目前天河的情报,真正掌握实力的人物都是出身平民的天河人,甚至于一些原本是帝国的移民在掌握军队,那些原本是天河重臣的人物却没有得到多少的权力,他们这些人一定会感到不满的。这就是叛军最大的隐患。」   说到这个份上,在场的许多人都是心计过人的高明之士,自然已经领悟到箇中的巧妙之处。   安德列三世一拍桌子,点头讚道:「真是想不到,天龙会有如此一招!」他现在已经是转怒为喜,他看重叶天龙,提拔叶天龙,受到的阻力也是相当可观的,而叶天龙又经常闹出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来,更是让他大为头痛。这一次叶天龙的表现就可以把众人的口给堵住了,他并没有看错人。   吉里曼斯也击节歎道:「这一招果然是出人意料,放这样一个人进去,引起叛军的分裂,也只有天龙能想到这样的妙计啊!」   文冶达不服气地说道:「如果他能成功地团结起天河的众军,那岂不是对帝国形成更大的威胁吗?」   叶天龙毫不犹豫地回答道:「那很简单,我们的军部应该不会只是坐视吧?」他把话题引到尤那亚的身上,迫使尤那亚只有出声了。   「军部已经派了许多的细作到青州,他们可以有效地散布我们需要的消息。更重要的是,如果叛军知道这个人是我们放出去的,对他的怀疑自然会存在他们的内心,等到适当的时候就可能爆发出来。」   一席话让文冶达哑口无言,他只有喷了一口粗气,无可奈何地站在一边。   安德列三世看了一眼尤那亚,显然对他的话也感到相当满意,然后望着叶天龙说道:「虽然天龙出的是一个妙计,但事先没有稟报,也没有和众卿商议一下,显然有些冒失,因此功过两相抵消,天龙你服吗?」   叶天龙马上俯身大讚陛下英明,心下暗道:「我本来就没有想要得什么赏赐,能把绾贞弄上手,老子已经心满意足了。」   尤那亚、吉里曼斯等人见到安德列三世这样说,也只有拜服,口称陛下万岁。   「众卿还有什么事情吗?」安德列三世的视线从众人的脸上扫过。   见到众人都没有发言,安德列三世便对文冶达说道:「你要好好向天龙学习一下,不然的话,以后如何治理你自己的领地啊?」   听到这样的话,文冶达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但他也只有勉强应下来,毕竟方纔的讨论中,他的表现比起叶天龙、尤那亚他们来说,是差了不少。   「皇帝準备要在文冶达成婚之后,给他领地吗?这么说来,陛下是準备为自己的接班人作準备了。」从议事厅出来的众人心中不禁浮起这样的想法来。   听完叶天龙对这次会议的转述,于凤舞微微歎息了一声,她知道安德列三世这样说就在传达出这样一个信息,他在位的时日不多了,把留在身边的皇子分封出去,是为了避免将来可能出现的权力之争。但这个时候安德列三世这样做,未免有些操之过急了,很可能会引起意想不到的反弹。也许父亲真的是老了,作为统治了法斯特近六十年的皇帝,居然会出现如此的疏忽大意。   晨月在一边轻声说道:「看来文冶达已经没有资格接任皇位了,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感受?现在我们只要看看陛下最后在身边留下哪个皇子,就知道下任的法斯特皇帝是谁了。」   叶天龙大为惊讶,对晨月说道:「你怎么可以从皇帝的这一句话中得出这样的结论来呢?」   晨月看了看于凤舞,后者用眼神示意让她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晨月便娇笑一声道:「我把这个答案说出来,夫君準备给我什么样的奖励啊?」   「乖乖!」叶天龙怪叫一声,龙灵儿这样问,晨月居然也这样问,这些女人怎么都会这样想的。不过对于他来说,这种要求是正对他的胃口,他笑嘻嘻地回道:「你先说出来,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晨月娇媚地横了他一眼,欣然说道:「现在还留在陛下身边的皇子还有几个啊?只有把不是继承人的皇子封到外地去,让他远离权力的中心,才能保证当法斯特的继承人登上皇位时,帝都没有和他相抗衡的势力。」   叶天龙想了一下,略带疑惑地说道:「但是这样一来,被封到外地去的皇子如果说对自己的兄弟不满意,不是可以靠着领地的实力产生更大的破坏力吗?」   于凤舞和晨月不禁对叶天龙另眼相看,这个男人对事物的看法有一种非常可怕的直觉,能触及到问题的中心。   「天龙说的是有些道理。」于凤舞收拾了一下的心绪,回道:「但在没有别的好办法之前,这样做是可以比较好的稳定法斯特的政局。如果说封到外地的皇子想要举起叛乱之旗,就要顾忌到更多的事情,除了没有办法高树大义的旗子外,和朝中大臣的联繫也不方便,而且不是在帝都发动叛乱,就不会对法斯特的根基造成很大的影响。」   叶天龙点头严肃地说道:「你们说得不错,只是……」于凤舞和晨月顿时都将目光投到他的身上,留心细听他还有什么高见?   「只是这些和我心里想的差不多啊!」叶天龙一说完,马上笑着溜出了大厅。于凤舞和晨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不禁莞尔一笑,摇摇头相携行出大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的偷情